华联控股“逼宫”大戏,竟然令高升控股“躺枪跌停”,真相是这样的!

摘要:在“小股东罢免大老板”的好戏于华联控股上演之际,另一家上市公司高升控股却出现大跌——而大跌的事由,则是上述故事主人公于华被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,其曾担任总经理并离职的高升控股,被挖出了三起未经披露的,总计高达2亿元的借贷纠纷,而这些借贷纠纷,或是直接导致高升控股内部分崩离析,转型房地产受阻的根本原因,其也同时解释了于华,为何如此着急“自立门户”。

此外,高升控股在陷入借贷纠纷前,公司在2017年以45倍溢价收购资产,三年新增32亿商誉而被诟病,这家公司似乎不在炸雷,就在炸雷的路上。

如今的房地产行业像是个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去,外面的人想进去。

今年3月份,主业陷入困顿的高升控股出现了高层大换血。其中,第一大股东韦振宇不再继续担任董事长职务,原总经理于平辞职,李耀“一人分饰两角”,同时担任高升控股董事长兼总经理。而有互联网通信行业的媒体指出,这次人事动荡其实是“高升控股向房地产企业转型至关重要的一步。”

有意思的是,上述这位辞职的于平,竟然成了最近证券类的媒体的“封面人物”,其以仅仅凭借对华联控股2%持股,号召集结了达10%的股东份额招开董事会,意图罢免公司董事长,并另寻地产大佬佐佑公司房地产市场转型。

于平的“自立门户”,在被媒体挖掘之后,竟然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,其曾担任总经理的高升控股,该公司股东及其大股东、实控人及个别董事,在3、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,涉及金额达2.2亿元,公司银行账户一度因为此事被冻结,实控人家族被疑陷入困境。

7月13日,高升控股开盘后迅速下挫触及跌停,而截至收盘,股价报收4.01元/股。实际上,该公司自今年以来股价持续下跌,上午跌停后,年内累计跌幅达到52.27%,几近腰斩。

借贷纠纷始末

未披露的民间借贷纠纷涉及三起案件中,未披露的借贷纠纷金额达到2.2亿元。而值得注意的是,工商信用系统显示,高升控股全资子公司北京高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(下称“北京高升”)还在今年5月24日入股了宏宇泰和,后者注册资本5000万元,成为了上市公司全资孙公司。而这两项事宜,高升控股皆未进行披露。不仅如此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高升控股净资产37亿元,商誉达到24.39亿元。

在高升控股陷入的三起纠纷案中,从被执行人员名单来看,各方之间具有关联关系。而从熊斐伟、赵从宾申请强制执行、冻结账户、撤销执行、嘉兴国瀚起诉以及撤销的情况来看,或许已经达成了一致的解决方案,而实控人家族或处在一个很窘迫的境地。在这几起纠纷案中,实控人家族成员几乎每次都会出现在被告行列。

第一起,熊斐伟(原告)与高升控股、文化硅谷运营、宇驰瑞德、蓝鼎实业、韦振宇、辛维雅、何欣、张一文的民间借贷纠纷,共2个案件,涉及金额1亿元。第二起,赵从宾(原告)与高升控股、文化硅谷运营、宇驰瑞德、蓝鼎实业、韦振宇、辛维雅、张一文的民间借贷纠纷,共4个案件,涉及金额7000万元。第三起,嘉兴国瀚诉被告高升控股、文化硅谷运营、蓝鼎实业企业借贷纠纷一案,该案涉及金额约5000万元。

实际上,高升控股的控股股东宇驰瑞德、蓝鼎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9.77%的股份,实际控制人均为韦振宇。而自去年开始,宇驰瑞德、蓝鼎实业涉及的借贷纠纷频发,韦俊康、辛维雅、何欣、张一文总是出现在纠纷案中。其中,韦俊康是韦振宇的父亲,韦氏家族的掌舵者,何欣亦为家族重要成员,张一文当前为高升控股董事、财务总监、代董秘。

不过,一季报显示,截至3月底,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5.9亿元,这意味着公司尚不至于需要借贷,那是为何陷入借贷纠纷?有业内人士分析称,有可能是高升控股为关联方的借贷提供了担保,而关联方又未到期未及时归还借款,导致纠纷。值得注意的是,高升控股明确规定除非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,公司不得为股东单位、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。也就是说,高升控股有可能绕过了董事会对外担保。

高升控股高商誉悬顶

其实,高升控股更被人所诟病的是其并购产生的高商誉以及高涨的估值,其估值两年涨了10倍。高升控股于2000年上市,原本叫湖北迈亚,湖北省仙桃市国资企业毛纺集团为控股股东,主营业务为纺织。在2006年湖北迈亚业绩大幅下降,当年亏损了2.28亿元。而后的2007年,仙桃市国资将毛纺集团100%的股权转让给了丝宝实业。2012年,丝宝集团退出,仰智慧旗下的蓝鼎集团接盘,而后便改名为蓝鼎控股。

现实控人韦振宇正式入场是在2014年11月,智慧仰在将全部股权转给德泽世家后,韦振宇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德泽世家92%股权。自此,蓝鼎开启了收购模式。2015年5月7日,蓝鼎控股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,以15亿元、溢价22倍的价格收购高升科技的全部股权。作为一家后期进入的IDC业务的小企业,却在IDC服务价格持续下滑的市场环境下,高升科技的IDC业务毛利率却连年增长。收购高升科技完成后,2015年11月23日,交易对手于平、许磊成为上市公司董事,二人提名的董红亦成功进驻。于平也在当时聘为了上市公司总经理,董红成为财务总监。

同时在2015年收购完高升科技后就更名为了高升控股。2017年10月13日,高升控股公布并购预案,拟收购华麟通信99%。997%的股权。而这类企业因为业绩增速、市场空间以及行业周期等原因,在被并购时或上市时估值并不高,但在高升控股的的并购预案中不仅估值高,还一路狂涨。在2016年3月以及2017年6月的股票发行时,价格分别为1.7元/股,7.5元/股,估值从8520.57万元升至4.527亿元,这也就是说一年多点时间估值就涨了4倍。而再到2017年12月,高升控股发布并购预案时,短短半年时间估值再次飙升至9.2026亿。虽然有业绩承诺,但其2017年承诺的业绩是2016年的一倍多,有133%的增速,而到了2018年只要27%的增速。

而伴随着高升控股的不断收购,高商誉随之而来,三年新增32亿商誉。2016年高升控股以11.5亿元收购萤悦网络100%股权,而资料显示,在2015年末,萤悦网络100%股权对应的账面净资产2493.89万元,而最终上市公司花11.5亿收下溢价达到45.11倍。上市公司收购高升科技产生13.39亿元商誉,收购萤悦新增10.72亿商誉,收购华麟通信新增8.22亿股权,合计32.33亿元,占据上市公司净资产的很大一部分。通过并购与资产置出,高升控股原有业务被完全剥离,摇身变成以IDC(互联网数据中心)、CDN(内容分发网络)、APM(应用性能管理)为主的互联网基础云服务商。

前有商誉悬顶,后又陷入债务纠纷。针对诉讼缠身的情况,韦氏家族对旗下公司进行了人事的调整,原本担任多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李耀、张一文、孙鹏等卸任,由韦姓族人韦红星、韦俊瑞、韦荣喆等接棒。而知情人士透露,韦氏家族将大笔资金投向了房地产,受整个行业环境影响,运营不佳遭遇困局。工商信息显示,在沈阳、北京等地,确实有多个与韦氏家族相关联的房地产公司。此外,韦氏家族旗下多个公司也陷入了债务诉讼,前述涉及高升控股的借贷纠纷仅是冰山一角。

相关文章

蔚来汽车:“国产特斯拉”有没有未来?

美股走到拐点了吗?

美港股投资安全再升级 老虎证券交易令牌上线

特朗普还有几块石头?

腾讯音乐:订阅+直播模式加持,财报表现强悍

【老虎研报】拼多多凭何脱颖而出?

相关文章

蔚来汽车:“国产特斯拉”有没有未来?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0-15

美股走到拐点了吗?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0-11

美港股投资安全再升级 老虎证券交易令牌上线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0-11

特朗普还有几块石头?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0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