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栏】萧秋水:因为各种性侵事件,想起很久远的一件事

摘要:不管是被侵害的女性,还是吃瓜群众,其实最大的幻灭,就在于这些看上去闪闪发光的英雄们、老师们、前辈们,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,他们被尊敬、被景仰,享受着名声和光环,却在背后,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,而在被拆穿之后,不肯诚挚地道歉,反而各种狡辩。

那是上大学的时候,有一天,和男朋友去学校旁边的辛家庄去逛街。

记得当时,那里很热闹,各种小店、吃食。两个人闲闲地在路上乱逛。当时走在向外走的路上,我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。

突然间,眼睛被蒙住了。吓了一跳。不过立刻就知道,是男朋友蒙的。以为他是和我开玩笑,挣扎着要掰开他的手。

他不放。过了片刻,才放开手。我嗔怪他胡闹。他说刚才有个变态对面走过来,怕我看见,所以蒙住我的眼。他行动很迅速,所以我什么都没看见,甚至没注意到有变态男。

我也没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特殊。很久以后我知道有种变态男叫露阴癖,猜测当时遇到的可能就是这种人。直到近来,性侵事件不断被爆出,我想起这件很遥远的往事,才明白自己的幸运。

一直以来可以说是被保护得很好了。在自己茫然不知的时候,被父亲、男友、丈夫保护。后来,虽然他们都不在身边了,但是可以做到自我保护,因为已经明白了很多事。

没受到过侵害,并不等于有权利天真和傻白甜,不知人间疾苦,不相信人间有如此罪恶。

既明白自己的幸运,也对那些受到侵害的人,充满了同情和敬佩——在明知道会遭遇再次伤害的情况下,她们还是勇敢地站出来,虽然旧日的伤害不能因此而抹平,新的伤害又在产生,但是,会有人因为她们的作为,而减少了受侵害的可能性。

2

围绕着性侵案的各种讨论,有相当部分是让人愤怒和悲哀的。

高云翔案件,虽然证据确凿,但是有不少营销号纷纷编排受害女性如何行为不检点、如何开皮包公司、如何可能串通王晶给高云翔下套,不清楚水军是从何而来,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众口一辞,但是试图混淆视听,昭然若揭。

如果董璇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伤害,伤害她的人,是高云翔,而不是受害女性。这一点,应当分清楚。

蒋方舟单身、交过多个男朋友,易小荷离过婚,这是章文对她们的攻击,章文这样的人渣,这样讲也就罢了,然而很多人借着这个由头也展开类似的攻击,就不禁让人齿寒了。

更有甚者,是雷闯所在的公益圈,对于举报雷闯的女孩,恶毒诅咒,所用的语句,简直不能相信是做公益的人。这类事件,硬生生逼出了一些人的另一面,道貌岸然的导师,有可能是衣冠禽兽,热衷公益的人,有可能借此挟带私欲,然而他们、他们的追随者,都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。

性侵系列事件,就像照妖镜一样,照出了某些人的丑恶面目,让人看着都觉得恶心。

这些人,其实他们自己也会明白,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,才让受到性侵的女性不敢声张,他们是施害者的帮凶。他们衡量事件的标准,是自己与施害者的关系,而不是正义和公正。

可笑的是,帮凶们甚至还打着正义的旗号。

汤兰兰案,经审查,黑龙江高院认定原判决并无不当。这是经过了5个多月的调查和复查,行程两万多公里 ,对144名相关人员进行了讯问、接洽、询问,制作笔录172份,40余万字,有210多小时的同步录音录像,调取书证70份,再审审查报告厚达321页。

不过,即使如此,也还是会有人怀疑这是冤案,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,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,所以汤兰兰必须现身回应他们的质疑,至于当事人的隐私、在过程中再次受到的伤害,他们是不会考虑的。

对于法律的无知或故意混淆、对于道德边界的模糊、对于女性权利的歧视、对于受害者的污名化、基于利益和情感而对施害者的维护、性侵取证的困难,都让性侵事件复杂无比。

黄章晋在《女儿十六岁时,我要送她一匹马》一文中非常明确地指出了其中的一个微妙之处:

性侵这件事,不恰当的比方,就像是熟人抄稿子抄到你头上一样,抄稿的人没有什么心理负担,大不了私下赔礼道歉,被抄的人才有心理负担——如果大家有共同的社交圈,你宣布某人抄袭,意味着你在逼所有人表态,你这是给所有的人出难题。

如果你不理解这件事,我们可以举蒋方舟为例。

蒋方舟与章文的社交圈有相当的重合,蒋方舟站出来举证章文是个流氓,这就意味着,和两个人都熟的人,最终需要对此表态,那些和章文关系密切,但又不愿和章文翻脸的人,就会非常难堪。

在章文与蒋方舟之间,同等强度的「站队表态」,收获的感谢完全不同。

比如你的朋友圈里同时有蒋方舟和章文两个人。

你选择沉默,对蒋方舟来说,这意味着不支持,但对章文来说,就意味着支持。

另外,蒋方舟举证章文,会对章文的朋友们造成附带杀伤——公开合影中与章文经常在一起的,与章文一起做生意的人,他们可能对章文的另一面一无所知,但不管怎样,都会因此被「受损」。

从他们的角度看,不是被章文「连累」,而是被蒋方舟等人给「连累」了。

这,很中国。

3

每一个热点事件,可以说都像一次解剖,对国民性,对良知,包括对自我的认知。

不管是被侵害的女性,还是知悉真相的吃瓜群众,其实最大的幻灭,就在于这些看上去闪闪发光的英雄们、老师们、前辈们,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,他们被尊敬、被景仰,享受着名声和光环,却在背后,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,而在被拆穿之后,不肯诚挚地道歉,反而各种狡辩。就目前来说,只有熊培云的发声是坦诚的,然而也还是要等指认者对质,才能逼近事实真相。

在沉重压抑的气氛中,仍然应该感觉到安慰的是:毕竟时代在进步了,毕竟有人敢于发声,并获得支持,缓慢的改变,也是改变,假如受害者始终沉默,施害者始终猖狂,旁观者始终无所谓甚至恶趣味,那才可怕。

Me too运动,从国外引发,然后蔓延到其他各国,包括中国在内,有偶然,也有必然。罪恶不会被一直埋藏,觉醒的时刻必将到来,一位女性的勇敢可以带动多位女性的勇敢,勇敢是一种可以传染的力量,即使遭遇到邪恶的攻击和反扑,也许可以说,历史发展到了应该爆发的这一时刻,曾经被压制住的呐喊,今天终于喷薄而出,这种力量,哪怕起始时微如烛火,但最终,势成燎原!

》》》原文链接

相关文章

【专栏】萧秋水:王者荣耀、抖音、延禧攻略……让人很爽的东西往往有毒

【专栏】萧秋水:因为各种性侵事件,想起很久远的一件事

没有那个狠劲,别指望过上想要的生活

努力奋斗,是为了对这个世界有说“不”的权利

萧秋水作品:我为什么不焦虑

萧秋水:好吃又有营养的糙米糊,还两种口味

相关文章

【专栏】萧秋水:王者荣耀、抖音、延禧攻略……让人很爽的东西往往有毒

萧秋水专栏 2018-08-08

【专栏】萧秋水:因为各种性侵事件,想起很久远的一件事

萧秋水专栏 2018-08-03

没有那个狠劲,别指望过上想要的生活

萧秋水专栏 2016-10-24

努力奋斗,是为了对这个世界有说“不”的权利

萧秋水专栏 2016-10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