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诺华打call?格列卫和诺华背后的秘密先了解下

摘要:提档了的《我不是药神》雷声大雨点也大,甚至未映先火。一开始,思维会被眼泪带偏,“才二十岁,想活,有罪吗?”“谁家没个病人?”,于是低廉的仿制药应该是一种必然;眼泪干了以后,理性地想,对于前期巨额投入的研发,如果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后期利润的刺激,谁还愿意去做原研药?药厂前期都是投入巨大的研发成本,冒着极大失败概率去开发新药,最终成功的一两款,在专利期内获得保护,以较高的售价来填补前期的研发成本,这已经是医药行业运行几十年来的现实,也是目前最成熟的一种方式。

提档了的《我不是药神》雷声大雨点也大,甚至未映先火。因为医疗行业利益与规则冲突,早已不是角落里的社会讨论了。

不得不恭喜北京文化$(000802)$,不管是营销做得好,还是片子本身口碑好,取得成绩了都是可喜可贺的事情,然而A股市场在这些消息面上呈现出典型的“buy the rumor, sell the fact”。上映前两周开始涨,估计也只能是“看了点映且有足够电影行业商业嗅觉”的投资者才能吃到点肉。

电影让“天价药”这一话题成为社会热议。

一开始,思维会被眼泪带偏,“才二十岁,想活,有罪吗?”“谁家没个病人?”,于是低廉的仿制药应该是一种必然;眼泪干了以后,理性地想,对于前期巨额投入的研发,如果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后期利润的刺激,谁还愿意去做原研药?这种似乎无解的冲突感让每个“局外人”都很无力。格列卫真的是一款应该定价那么高的药吗?

电影里毫不避讳地使用了诺瓦这个名字,几乎不带马赛克地瞄准诺华制药$(NVS)$。而“格列卫”(片中称“格列宁”)也是诺华上个十年最重要的一款“炸弹药”(指高营收的药)之一。

我们先展示一些这款CML白血病的续命药“格列卫”Gleevec的事实:

1. 这款药的大部分研究和开发都是由美国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Brian Drucker博士进行的,他的实验室与一位为诺华公司工作的科学家合作,确定了化合物STI571,也就是格列卫主要效力成分。所以这项研发的主力是大学实验室。

2. Brian Drucker博士关于格列卫的研发经费,50%国家癌症研究所、30%白血病和淋巴瘤协会、10%诺华、10%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。所以诺华并不是格列卫研发成果的主要经费来源。

这款在2001年(考虑当时的物价水平)推向市场,在北美市场的价格就是30000美元一年(每个患者),而在国内,加上各种费用,对一位患者来说一年更是需要40万元以上,这可是2001年的水平。

3. 这款药给诺华带来巨大营收,于是诺华不断提高格列卫的售价,在2012年甚至达到了92000美元一年,2016年达到120000美元一年。这个涨幅远远高过美国以及全世界的核心通货膨胀……

4. 格列卫的发现者Brian Drucker博士从来没有拿到过此药的专利,并且从未在此药的营收中获得一分钱。

2016年6月商业周刊对Drucker博士进行过一次专访:

https://www.bizjournals.com/portland/news/2016/11/22/money-in-medicine-brian-druker-on-why-he-gets.html

2018年6月21日纽约时报详细描述了此事:

https://www.nytimes.com/2018/06/21/opinion/competition-drug-prices.html)

恐怕大家需要重新思考,在格列卫的case上,高昂的药价,到底有没有起到“保护知识产权”和鼓励科学家进行“原研药研究”的作用?

Brian Drucker博士可是公开批评诺华将格列卫定价过高的。(原文:https://venturebeat.com/2007/08/16/gleevec-pioneer-slams-novartis-on-drug-pricing-patents/ )

所以,格列卫定价高,争议性远比想象得大。但至少,诺华在这款药上,只是实现了盈利而已,甚至都没有保护好研发人员的利益。

我们固然是鼓励研发,并通过合理的方式在利益上“良性循环”,问题就处在什么才是“合理”。药厂真的是医药研发的推动者吗?

从某个角度上来说,是的,比如格列卫。但大家请注意,格列卫是一款“续命药”,而不是“特效药”。所谓续命药就是并不能治好这个病,但是能缓解病症,延长生命;而特效药才是真正的“解决病症”的药。

这就要扯到资本主义的本质了。如果你是药企经营者,你会更想开发哪种药??答案很明显,几乎所有药厂都会倾向投入更多资源在续命药的研发上(有的还因此减少了特效药的预算)。

有一个例子是,吉利德医疗$(GILD)$在2013年开发出了治愈丙肝的药Sovaldi,这个药真正的能治愈丙肝(治好一个少一个),于是全球丙肝市场药物的营收规模从2013年以后是这样的:

微信图片_20180719161626.jpg

然后吉利德医药在2013年之后的股价走势是这样的:

够不够现实?

此外,大的药厂还有一个优势是可以利用财力去收购小的制药公司。一旦小制药公司研制出一些药品(主要是特效药),大药企就会以高昂的价格去收购这样的小药企,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这种药(相当于将收购成本摊给病人)。所以,大药企真的是医药研发的推动者吗?究竟该谁去投入医疗研发?

药厂前期都是投入巨大的研发成本,冒着极大失败概率去开发新药,最终成功的一两款,在专利期内获得保护,以较高的售价来填补前期的研发成本,这已经是医药行业运行几十年来的现实,也是目前最成熟的一种方式。

有人会想,是否以政府或者科研机构来主导进行药物的研究,并将结果放入公开式的“图书馆”这样的效果更好呢?

如果是在中国,这种方式目前还需要经过时间验证。我们传统思维并不具备很强的“分享”精神,比如一家有个技艺,往往都是传内部传外,传儿子不传徒弟,传徒弟不传外人。但好是好在目前的体制下这样的需求越来越少,倒是更需要担心在缺少竞争、养尊处优环境下造成的研发浪费。要国家意志来解决药品研发,也程度上取决于国家稳定程度(尤其是财政),以及国民素质。

另外,医保是解决“天价药”的最好方式吗?老话题,入不敷出的时候,也会出现坐吃山空,跟“庞氏骗局”是一个道理。这需要很多宏观经济数据来解决。

总之,这个问题远比我们想象得复杂。

相关文章

老虎证券感恩节活动火热上线 中美互联网巨头基金及明星中概股免费送

虎牙财报数据亮眼,能否一举扭转股价颓势?

宝宝树开启招股认购,11月27日登陆港交所上市

教育股大跌引发的思考

学前教育迎来强监管,野蛮生长后的新秩序?

老虎证券携纳斯达克推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全球首个跟踪ETF同步发行

相关文章

老虎证券感恩节活动火热上线 中美互联网巨头基金及明星中概股免费送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1-20

虎牙财报数据亮眼,能否一举扭转股价颓势?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1-19

宝宝树开启招股认购,11月27日登陆港交所上市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1-19

教育股大跌引发的思考

投资频道头条 2018-11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