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秋水:《寻他千百度》:那是春天

来源:萧秋水微博 | 2016-03-30 16:42 编辑:赖丽敏

分享到:

《月云》我应该是第三遍读了吧,然而,还是会哽咽。

文字朴实无华,却自有感人力量。

在看似平淡的诉说中,从幼时到老年的沧桑岁月,家国之悲,跃然纸上。

我仍然被感动,也是因为,随着岁月加深,有些东西,我也更懂了吧。

我从幼年开始读金庸,第一本是《碧血剑》。

漫长的时光里,我不断变化,从以前的书中,也可以读出不同的感受。

然而仍然会时时想起,幼年时,读武侠小说到痴迷的情景。

认字真好。

整本书里有种冲淡之气,没有激昂慷慨,只是娓娓诉说,旧式文人的谦和有礼,在字里行间,读起来非常舒服。是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有人需要从毒舌文中得到滋养,而我一直偏爱冲淡中有深情的文字。

如黄酒,在桂花树下,尘封了很多年。启封时,并没有冲鼻的香,风流蕴藉,回味悠长。

人若醉去,梦里也流淌桂花的香。

我就这样静静地读着,在三月末。

三月的江南,应该是杂花生树草长莺飞了吧。

看到这样的句子:

那是春天,

漫山遍野的青草,

一路上桃花夹着杨柳,

暖暖的风中全是花的气息。

就仿佛眼前看见。

然后,就停下来,找了一张在资兴东江湖拍的照片,配进去。

萧秋水:《寻他千百度》:那是春天

金庸文字中的画面感,需要在安静的阅读中方可得到。

书纵横捭阖,有古,有今,有电影,有戏剧,看得出赞许,但看不出批判,批判似乎是年轻时更多会做的事,老来,对一切有了包容和悲悯,这也是读起来舒服的原因。不会煽动情绪,理性的、温和的,慢慢地把想说的话说出来,这个好,为什么好,那个不好,为什么不好。眼光敏锐,笔端细腻。看了对莎翁戏剧的描写,还有对京戏的描写,都有冲动都去找来看看,尤其是京戏,我旧年里也喜欢,但没欣赏到这样的高度。齐如山先生是大家,写京戏太专业,对我这等普通人,有点“隔”的感觉,金庸所写,让我觉得亲切。

当然,我自知,这是因为我的“懂”落于下层。

很多时候,审美是需要“懂”的层次不断加深才行。

在一个访谈里,林以亮说到一位朋友夏济安,读了金庸的《射雕英雄传》后,写封信给林以亮说:“真命天子已经出现,我只好到扶桑国去了。”后面括号中有(众大笑),众人笑,是因为懂,如果不懂,就没什么好笑了。所以金庸也说,与夏济安先生是神交。

金庸2002年的一篇文章,提到自己每日读书至少四五小时,从不间断,又自谦学问、知识、见解虽有长进,才气却长不了。卓越的人尚且如此努力谦虚,普通人又怎么可以松懈?

记得在知乎看到有人问,现在很多玄幻小说和金古温梁的差异在哪里,有人说,根子在于玄幻小说的生活阅历贫乏,所以内容精彩度不足,词汇量也少,来回都是那几手功夫。金庸的成就,和生长年代、所受教育都有关系。他叙述自己抗战时在湘西,听当地人烤白薯、唱歌,他在旁边记录。国家不幸诗家幸,长于和平时世的人,没有这样的身心经历,单靠想像是很难成就大家的。

不要说难成创造者,人的阅历不够,做一个合格的读者都难。《三体》第一部很多人读不下去,就是因为对文革陌生,不理解那个年代背景,也就不明白叶文洁为什么做出那样的选择,感觉突兀、不可信。

读这本书,回想起来读过的金庸小说,想起来那些书对我的影响,以及我对有些影响的脱离(从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到个人主义),也是回溯自己的道路。

春光明媚的时节,读喜欢的文字,是如此幸福美好的事。

是为记。

分享到:

精选图文
关闭×